「源氣晶礦石」

  分享

 

大約兩年前在敏怡的介紹下我認識了ANCHI crystals (「源氣」晶礦石). 起初接觸時就發現有很大能量,每件都令我有不同的能量氣感反應.有的是我自發動功,有的使用天目穴(第三眼)在跳動,有的能量令我頭部興興的搖動,有的能使我看到美麗的色光。

陳啟源 23/12/2016 香港

 

親愛的 Man-yee,


我上星期參加了你在新加坡介紹ANCHI 晶礦石的講座。


當我手持著迷人的"Amazing Grace" ANCHI specimen ("奇妙恩典"ANCHI 原石)時,帶給了我一個美麗的體驗。我當時跟你和在塲的人士分享我感受到滿足和快樂;並且很想大聲笑出來。當我環顧四周,目睹每一位參加者都被光包圍著。這是一個非常強大和令人振奮的感覺。


我當時完全地被一粒名叫Dew Drop (露珠)的ANCHI 吊墜吸引著,並即時把它買下來。我是一位藝術工作者,並且一直與神聖能量連結著,通過光語把能量在我的創作傳達出來。這種能力我已擁有了一段時間;但最近我感覺到與神聖能量的連結提升了,並變得更為强烈。數週前,我在收聽 Jiro 的光語 (light language) 錄音期間創作了一件藝術品;在我參加你的講座的同一個晚上把這件作品送了給他。他證實了在我的藝術品上的文字是光語的一些密碼和訊息。


他當刻替我啟動了光語這個天賦,這樣會令到我對這才能和連結能夠得到進一步的開悟。


我主動跟你分享是因為數天前我的直覺驅使我向ANCHI 提出請求,通過我的創作來傳遞訊息。最有意思的影象出現在我面前。ANCHI 在瞬間清晣的傳達;在每一件的創作都包含著很多光語。


現附上我的面書專頁連結,這是用來上載我最新的ANCHI作品作為分享: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LightImprints1/

上星期五晚 ANCHI 給我靈感, 我下載了三幅藝術創作。完成後感覺疲累,正想上床休息之際, ANCHI 阻止了我!它跟我溝通的方式並不是通過語言;它是一股強大的力量要求我在當刻立即再多創作一幅作品。我並沒有拒絕的餘地,因為那是一個指令。那是一個堅定但温柔的命令;縱使我疲累不堪,影像很輕易的通過我的手表達出來。


接著在星期六的早上,我一起床它便傳喚我回到我的工作室、繼續完成多不勝數、含有語的光語咭。這完全是一種美麗的感受,而我對ANCHI 的信任油然而生, 它是來擴展我對生命的熱情。

感恩你把有關ANCHI 的資料和這麼實在的體驗帶給我。感恩 ANCHI 這份禮物。

帶著愛和感激之情,
Heather Anderson

Aug. 8, 2016

Singapore

 

 

30/9在下參加老師獨有的ANCHI沙能量頌缽療癒課; 而早在29號時, 我太太FLORA已經無故頭痛, 越來越痛,吃了一些中成藥不果,30號改吃西成藥也無效,我跟老師說第二天會試用ANCHI沙頌缽帮她止痛,(因為夜深不想吵人。。。)但老師說不要等待明天,下課聚餐後就帮她遠程做療癒,所以老師用她至愛的ANCHI紫金颂缽,而我用我自己已請購的ANCHI沙铜缽兩人ㄧ起遙距為她做療癒,花了大約只10分鐘左右便完成。。。回家後太太說在不知不覺之間頭痛己經消失了!
最後:我太太也参加了14/10的ANCHI药輪療癒課程。。。分享報告完畢!感恩!

Wintro Mok

16/10/2017 香港

 

 


第一次在睡中使用藥輪時,把藥輪放在東南西北四方(即頭頂、腳底、左手、右手),半夢半醒之際,人好像離體,被藥輪浮起整個身體。真的是好奇特的體驗!

Nov 5 2016

Flora Yeung 香港

 


我好感恩宇宙讓我有機會遇上ANCHI 源氣晶礦石!


從最初不太相信世上竟有16億年前的東西還存留至今,到現在虛心承認ANCHI 能量的存在,確實喜悦!


在上月剛上完「源氣精礦石七輪療法」及「源氣精礦石药輪療法」两課後,因沒有經常練習,所以亦沒有甚麼感應。但過去两星期,我乖乖地每天用「七輪療法」療癒自己,發覺越練習就和ANCHI 越連結!


我因為工作影響,長期肩頸痛,有時痛到頭也抬不起來!課後我試用ANCHI 碎石小包放在枕頭底下頸位置,再加埋用七輪療法,相管齊下,現在肩頸痛漸有改善,輕鬆度甚至可以維持大半天!好開心!


今天做七輪療癒時,靈擺在喉輪位置強而有力地大幅轉動,我就深深確認 ANCHI 能量天使們正在護持着!因為我知道喉輪是自己最堵塞的一個脈輪,這也强化了我對能量治療的睇法和信心。


雖然我只是練習了一次药輪療法,但那個擺陀的靈氣也是叫我佩服得五體投地!


我愛药輪,因為最輕鬆!最容易!最啱我這些不願勞動的人!


以上都是我内心好感恩的分享,希望大家也有精彩的體驗!

Grace

5/11/2016 香港

 

 

一次交通意外,令我右邊身體嚴重受損, 包括面部、嘴唇、右腳、右手, 都不能夠活動自如。其後有看骨科,專科,亦有照X光和吃藥治療, 但情況一直未如理想,所以 開始尋找其他治療方法,希望病情能夠好轉。在因緣際會之下認識了敏怡老師 (my angel), 參加由舉辦的分享會 (銅人療法及ANCHI治療法)。開始時, 導師先鼓勵我們放下任何判斷,打開心扉相信及接受將會發生的事情。 在 Club O 的「多元能量療法治療班」, 當我放鬆又打開心扉時,我看到其中兩位導師為其他參加者治療時,身體已經有反應, 本來已經有點痛的右肩慢慢加劇痛楚起來。輪到我時,敏怡導師把 4"x14" ANCHI 活用卷墊 放在我肩膊位置,原先的痛楚慢慢消失,最後近八成的痛楚也消失了,之後她在我的痛點用「宇宙頻率」能量碟及旋轉燈 , 痛楚完全消失了。令我確信真的有宇宙能量,使用能量做治療, 力量可以非常強大

多謝敏怡導師 及兩位導師的協助, 我身上的痛楚才得以消失

親身經歷的Rina

7/11/2016

香港

 

 

我是—個文職人員,—向很保健,但只做運動如游水,跑步。在認識老師前,從未接觸過能量療法,不懂静坐,冥想,orgonite, etc .

我在2016年9月上了敏怡老師介紹  ANCHI (「源氣」晶石) 的班. 因有少許心悸,就買了一個圓形 ANCHI 吊咀,自此就常有—種幸褔感包圍著,亦和 ANCHI 連結上了。並感覺到—種使命感,要出—分力,將 ANCHI 傳揚開去。

我在2016年11月買了—枚叫 ”Healing and Blessing” 的ANCHI 原石回家, 在老師鼓勵下, 和 ANCHI 保持緊密的溝通。 它多次在我早上睡醒後,即時傳訊息給我, 回答我前一晚的提問, 亦試過在夢中給我答案。

ANCHI 不分大小, 用家亦不需要有超能力, 只要肯和它溝通, 就能和它連結上,也會感應到那個訉息是由ANCHI傳來的。

May Tse
2017年1月31日
香港

 

 

我平时很少静坐,多数做动功,因静坐不动很辛苦。最近学了兩堂中道静坐,很難鬆靜下来,双腳盤坐,觉得很痛苦,是我個人问題。自從带了ANCHI 吊咀,静坐很快鬆静下来,無我境界!很舒服!出術之功!晚上睡得香!多谢老師!

Vincent Yip

2017年2月1日
香港


 

林敏怡談「源氣晶礦石」

首頁

返回主頁